读爱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的爱如星光 > 第1091章 撕心裂肺的哭声
        一室沉默,除了阿萨偶尔翻页的声音,姐弟两人基本没什么大的举动。

        一个小时后,阮白的麻药渐渐褪去,意识也逐渐的清醒起来。

        艰难地睁开眼睛,她感觉浑身上下都是疼痛的。

        阿萨听到她的小声响,把杂志放到一边,抬头看了一眼点滴后,再低头看她,“感觉怎么样?”

        迷药褪去后,她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疼的,轻轻张嘴,她却觉得那里麻麻的,“疼。”

        阮白的脆弱只不过过了一秒,想起孩子,又问道:“我的孩子呢?”

        “手术很成功,孩子现在在阿贝普那边。”阿萨回答道。

        阮白深呼吸,九个月了,孩子出生了,但是她却连拥抱孩子的权利都没有。

        “是个女孩。”阿萨又说道。

        阮白默默地落下了眼泪,是个女孩,却不能跟在自己的身边,这个孩子,还是出生了。

        阿萨看着她的眼泪慢慢滑落,皱眉,抽出一张纸巾把眼泪擦掉,他说道:“你的伤口不能碰水。”

        伤口?阮白抬起手,触摸到的是一层厚厚的纱布。

        “我的脸……”她瞪大眼睛看着阿萨,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阿贝普让我帮你改变了容貌。”阿萨说道,“为了减少你手术的次数,我就在这次一起动刀。”

        她的脸本来就精致,没什么需要改动的,为了改变她整张脸的气质,他只好从某些地方下手。

        阮白颓废地放下手,闭上眼睛。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容貌已经完全被改变,将来的她,就是陌生的一个人。

        “小姐……”阿乐尔见她这副模样,心里抽疼,想要上前安慰她。

        阿萨站起来,一瓶点滴已经没了,他抬手把针水换了以后,说道:“基本脱离危险,如果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是!”阿乐尔连忙点头,目送着阿萨离开。

        阮白睁开眼睛,看着斑驳的天花板,因为长期没收拾,上面的油漆已经掉落了很多,此刻,她的脸大概也像上面的油漆一样。

        “阿乐尔。”她轻声呼唤,因为经历过手术的原因,整个人有气无力的。

        “小姐,我在。”阿乐尔擦了擦不自觉溢出的眼泪。

        “我有镜子吗?”阮白问道。

        阿乐尔看着她脸上包着层层的纱布,有些犹豫。

        阮白知道她在犹豫什么,继续说道:“你去给我拿一面镜子吧,我想看看。”

        “是。”阿乐尔从洗手间拿出一面镜子,递了过去,“小姐,您的脸上还都是纱布。”

        阮白一手发抖地捧住了镜子,对上自己的脸。

        只要看上一眼,她就知道,自己的脸被动了多少刀。

        整张脸只露出了眼睛,鼻孔,还有嘴巴,其余都是被纱布紧紧覆盖着,她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就是说,整张脸,阿萨可能都帮她动过。

        “小姐……”阿乐尔不忍心看到这幕,只觉得很是残忍。

        “我没事。”阮白把镜子放下,忍着浑身的难受,又问道:“你们一直在手术室外面等着我么?”

        “是的,小姐,我们半步也没离开过。”阿乐尔点头。

        “有见到孩子吗?”阮白又问道。

        阿乐尔与阿木尔互相对视一眼,沉默了几秒,她才说道:“有,但是厨房的阿婶抱着就离开,不让我们抱孩子。”

        “她长得怎么样?”阮白听着有些崩溃,孩子刚出生,她就要与孩子面临分离。

        “孩子虽然刚出生,但是长得白白净净的,而且很听话,不像其他孩子那样爱哭闹,刚刚我们凑上去的时候,孩子还对我们笑了笑,小姐,孩子真的很好。”阿乐尔尽量多的回忆着刚才看到的。

        他们一心想要逗阮白开心。

        “她有一个姐姐,叫软软。”阮白闭着眼睛,嘴角轻轻颤抖,“她的姐姐长得跟她一样漂亮,当初我生她的时候,也是没有抱到。”

        阿乐尔不知道阮白的过去,听着她的话,忍不住安慰道:“小姐,我不知道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事,会见不到孩子,但是这里是恐怖岛,虽然孩子在老板那里,但你还是有机会能见到孩子的,不是吗?”

        阮白小眨了眨眼睛,是啊,孩子就在恐怖岛。

        但是,她宁愿孩子不在恐怖岛,她刚出生,就被当成筹码,要挟她的筹码。

        阮白肯定不会割舍孩子的,只要孩子在阿贝普的手上,她就会听他的话,做他吩咐的事情。

        从这刻开始,她已经彻底沦为阿贝普的傀儡。

        “老板!”站在门口的阿木尔看见阿贝普走过来,他的声音雄厚地叫了一声,就是提醒里面的人。

        阮白一听阿贝普到来,她的心头一震,恨意从心底慢慢的浮现上来。

        阿贝普走进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哭闹不止的孩子。

        “阮白,你的孩子烦死了。”阿贝普说道,刚出生的孩子尤其的脆弱,他也不敢动粗让孩子闭嘴不哭,毕竟孩子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玩了。

        阮白听着孩子清脆的哭声,好似一声声的呼唤着她。

        她强忍着想要看孩子的心,闭上眼睛,决定无视阿贝普。

        看见她一脸倔强的模样,阿贝普大概能猜到这是什么意思,他狠厉一笑,“阮白,你真的不管自己的孩子。”

        “你把她带走。”阮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心在吐血。

        她很想看孩子啊,但是她不能啊。

        要是与孩子有更多的链接,让阿贝普知道她在意这个孩子,那她就会被他握住更多。

        阮白不愿意这样。

        阿贝普把哭闹不止的孩子抱着,走到她的床边,“啧啧啧,你听听她的哭声,在哭诉着她的凄惨啊,刚出生,母亲就把她推开。”

        阮白紧紧握住床单,恨不得拿棉花堵住耳朵,这样就听不到阿贝普的声音,也听不到孩子哭泣的声音。

        那声声裂肺的哭声,就像是锋利的刀刃,在她的心里刻上一层又一层的伤疤。

        阿木尔站在门口,看着着残忍的一幕,有些忍不住了。

        似乎有心灵感应般,阿乐尔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并且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乱来。
  /62/62850/33209173.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