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爱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莫求仙缘 > 432 斗剑
        巡山祭礼在即,太乙宗附近,早已没了不长眼的散修邪道。

        一干人,笔直飞腾。

        太乙宗附属宗门弟子、散修,走在最前面,清扫路上的障碍。

        来自太玄极真洞天的诸多道兵,好似下凡天兵,一路上旌旗招展,鼓声如雷,紧随其后而行。

        太乙宗诸宫弟子,跟在后面。

        再往后,就是莫求等三千道基修士。

        金丹、元婴,则居于九霄之上,肉眼不可见,垂首可遍观四方。

        人虽多,却无弱者。

        即使路途上因故耽搁,一日也可远行数百里。

        不足一月,太乙宗大军就已开拔万里,冲入浩瀚雁荡山脉。

        至此。

        大军速度开始放缓。

        不同于太乙宗宗门附近,山脉内部依旧有不少邪道修士盘踞。

        有的是并不知晓巡山祭礼之事,有的是心存侥幸,有的则是另有缘由不愿离开。

        双方开始接触。

        厮杀,也就此展开。

        相较于太乙宗的浩浩大军,些许邪道散修,自是螳臂当车。

        一冲,即散!

        每日。

        除了中帐大军不动外,诸宫弟子都会四下散去,寻觅宝物。

        就如万千蜜蜂,辛苦采摘。

        百年过去,山脉的灵物也恰好长出一茬,正可收割。

        但见天际流光飞掠,上万修士彼此交错,气机震荡千里,且行且收。

        好似农家子弟在收割自家的麦子,所过之处,但有灵性存在的地方,都会被扫荡数遍,搜刮干净。

        再次前行万里。

        即使太乙宗大军惊人,面对眼前这浩瀚无边的雁荡山脉,也开始显得不起眼。

        至此,兵分四路,继续朝前前进。

        期间也曾有天邪盟的人出手试探,乃至有金丹宗师露头,妄图一阻大军。

        奈何,却难敌太乙宗之威,不是被杀就是被擒,仅有寥寥数人逃脱。

        一晃,又是月余。

        …………

        这段时间,莫求的日子可谓舒适、清闲,也没有遇到想象中的麻烦。

        他并未参与前方的清扫,也没有去寻觅灵物,而是坐镇后方。

        遇到伤患,加以援手。

        不时。

        押运些物资。

        一路上不仅没有危险,反而好处多多。

        趁此间隙,他炼化了入手的两枚六转归元丹,体内法力又有增进。

        灵柩八景功,第四重趋近圆满。

        距离第五重道基中期境界,不过一步之遥。

        兴许此行结束,返回宗门,放开法力后就会顺水推舟进阶中期。

        凛凛寒风之中,莫求放眼四望,在一处山头上方按落剑光。

        此时恰值此地寒冬。

        周遭群峰苍松枯黄,泉竭水枯,积雪笼罩山头,寒冰冰封水面。

        放眼望去,一片萧索。

        唯有茫茫飞雪在寒风中飞舞,不时卷动、徘徊,传出‘呜呜’风啸。

        “莫师兄!”

        远处,一人高喊。

        莫求闻声侧首,定睛看去,却见在那满挂冰晶琉璃的树下,有数女俏立。

        几女皆相貌美艳,身上彩缎飘飞,宛如画中走下来的仙子。

        “桑师妹。”

        莫求点头,化作一道火线落在近前,同时朝其中一人拱手:

        “白师姐。”

        “莫师弟。”

        白小柔,乙木宫大师姐,道基后期修士。

        此女人如其名,身材娇小,声音柔和,但行事作风却迥异他人。

        霸道!

        这,才是此女的性格。

        或许是修行功法之故,白小柔做事,喜欢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当然。

        这对她的仇家来说,很是苦恼,却颇受乙木宫弟子的爱戴。

        除了两女之外,另有一女也是熟人,太和宫的罗绮。

        “莫师弟。”

        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音带调笑:

        “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边才是我们纯阳宫的地盘,哈哈……”

        莫求侧首,就见那边一位身材矮胖之人正自招手打着招呼:

        “快过来。”

        男子虽然声音带笑,语气却不容拒绝,似乎习惯了居高临下指挥他人。

        “刘师兄。”莫求点头,朝三女告辞,迈步行去:

        “今日怎有空出来,我听说,这一趟很重要。”

        “嗯。”刘一明点头:

        “这次送的不是货物,而是一些天赋出众的年轻人,其中几位潜力不凡。”

        “不过……”

        “那是过几日的事,趁此间隙出来转转,权当是放松心情。”

        “更何况,这次聚会,可是白师姐出的面,刘某又岂敢不来?”

        说着,咧嘴一笑。

        附近几位修士也朝着莫求拱手,大多是纯阳宫的道基熟人。

        修行,非是一味苦修。

        修行路上,还有诸多风景,只顾前行,有时候反而会错过许多。

        因而。

        类似的同道聚会常有。

        以往莫求是尽量不参加的,不过现今入了雁荡山,没时间修行,到不妨参加一二。

        而且,有些人的面子终究不好驳斥。

        就如今日。

        白小柔来了兴致,要在此处举办一个聚会,并邀来诸多同道。

        “韩师弟,承让了!”

        “舍师兄剑法高明,在下自愧不如。”

        不远处,两人按落遁光,一人洋洋得意,一人则无奈摇头。

        “舍兄的无量剑诀,已至情剑合一之境,韩兄败在他手上不亏。”

        “不错。”刘一明点头:

        “北斗七杀剑虽强,无量剑诀却也不弱,而且七杀剑强在与人厮杀,我等斗剑终究要留些力,韩师弟的剑法也不能尽展。”

        “诸位,你们就别安慰我了。”那韩姓男子摇头苦笑:

        “技不如人,这是事实,在下还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心中郁结。”

        “不过……”

        “情剑合一虽然了得,但今日在场众人中,却有一人要胜过舍师兄。”

        场中一静,有几人已是侧首看向莫求,却也有人眼带迷茫。

        待问清缘由,不由目露惊叹。

        显然是未曾料到,如此剑道绝技,竟然会落在一位以炼丹出名的人身上。

        “剑气雷音!”

        白小柔遥遥开口:

        “莫师弟,今日既然来了,何不露上一手,也让我等开开眼界。”

        剑气雷音这等剑术,就连她,都未曾领悟。

        不过到她这等境界,所谓的惊人剑术,并不能起到太大左右。

        “是啊,是啊!”

        “莫师兄,露一手?”

        “诸位。”莫求淡笑摇头:

        “在下修为不足,虽侥幸悟的剑法,其实,却也用处不大。”

        众人落下目光,不由一脸遗憾。

        确实。

        莫求身上的气息,相对而言很弱,就算身怀剑气雷音怕也施展不了几次。

        这时,突然有人娇喝:

        “莫师兄,接剑!”

        一道青色剑光,悄然刺来,当空轻颤,化作数点寒星罩落。

        莫求轻叹,屈指一弹,玄阴斩魂剑在身前一绕,磕飞来袭飞剑。

        “桑师妹,莫要闹了。”

        “我也来。”

        不曾想,桑清寒还未停手,一旁的罗绮已是紧接着祭出一道金光。

        双剑交错,即使留有余力,却也剑光凌厉,让人急忙散开。

        莫求挑眉,玄阴斩魂在身前一颤,突兀出现在两剑的正中。

        “叮……”

        两女眉头一皱,下意识后退一步,两人合力竟也难占上方。

        “我也来!”

        “看我的!”

        场中有人大笑,又有两道剑光落下,看得出,速度、力道,都有克制。

        莫求轻捏剑诀,幽幽冥灯闪耀,瞬间定住来袭剑光。

        望川冥灯!

        “好!”

        这时,那位舍师兄也不禁见猎心喜,把修为压低到道基初期,同样御剑而来:

        “接我无量剑!”

        音未落,万千流光就已挥洒而出,遍铺一方,朝着莫求所在罩落。

        无量剑诀!

        莫求眼神微动,心中也不由升起些许雀跃。

        太乙宗有三大顶尖剑诀,北斗七杀剑、太乙分光剑、无量剑诀。

        外人,难得一窥。

        其中北斗七杀剑分为七部,每一步虽然都不凡,但七部合一才算完整。

        但能在道基境界修成北斗七杀剑的,历来寥寥无几。

        这其中,还涉及到北斗七脉内部的矛盾。

        太乙分光剑剑诀不算强,须配合炼制成套的法器太乙分光剑,才能尽展威能。

        唯有无量剑诀,算是真正的顶尖剑法。

        莫求心神一肃,场中当即阴风呼啸、鬼蜮缠绵,演化地府幽冥。

        无形无相的阴冷剑光,朝漫天流光裹去。

        两者一触,当即陷入僵持。

        “莫师兄的剑法确实了得,即使不用剑气雷音,也不弱舍师兄。”

        “就是……,剑法阴冷了些!”

        “这有何妨?”一人笑道:

        “你是没见过北斗七杀剑大展神威的时候,那可不只是阴冷而已。”

        “而是杀神临凡,屠戮众生。”

        “只要修行之人能够把持自己的心念,什么剑诀,都是无妨。”

        “说的是。”另一人点头:

        “不过,莫师弟的修为,确实弱了点,他入道基有好几十年了吧?”

        “不错,应该是一心炼丹,耽误了修行。”

        “可惜……”

        “如若舍师兄全力以赴,就算有剑气雷音,怕也难以翻盘。”

        “毕竟差了一个境界。”

        众人窃窃私语。

        这时。

        “诸位,别打了!”

        大喊声自远方传来,一位太和宫的女冠飞到高空,面泛惊喜朝后一指:

        “你们猜,我们找到了什么?”

        “什么?”

        “一窝有着蛟龙血脉的异兽!”

        “哗……”

        场中当即大哗,一行近二十人纷纷腾空,朝着对方所指峡谷飞去。

        莫求也收起飞剑,朝着对面的舍师兄点头示意:

        “师兄剑法高明,莫某佩服。”

        “客气了。”舍师兄眉头微皱,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师弟也不错。”

        刚才两人厮杀正烈,他差不多算是全力以赴,对方却能轻易收回飞剑。

        这说明……

        单论剑法,自己确实不如对方。

        不过。

        莫求修为太低,法器虽然不弱,但力道不足,若是全力以赴,无需其他,只需加强法力,就可强行压制对方剑法。

        如此一想,他心中也就释然。
  /61/61007/36710410.html
  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