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爱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正文 第1743章 你是白翅 (感谢KEE老爷子大力丸!)
    这句话虽然玄奇,却让人不能不信,因为白虎的仆算能力堪比神迹,从未失算过。

    “你怎么知道?”陈奇微微提起警惕之心。

    幽幽一叹,狐尊不免心潮澎湃,不能自已,等待了无数年的人终于在今天出现,在兽神星最风雨飘摇的时候出现,这难道是天意吗?

    在小狐狸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狐尊盈盈而拜,柔声道:“主上,小狐等待亿万年,终于将您等回来了。”

    “啊?”小狐狸差点把下巴惊掉,娘刚才自称什么?‘小狐’?那我是什么?‘小小狐’吗?

    而皇极却觉得狐尊的表现,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狐尊竟然也是荒龙至尊的人,她不是与那平海大圣走的很近吗?

    不过,眼下这个局面,皇极并没有点破这一层关系,等待有机会他会亲自与陈奇说明。

    狐尊给那平海大圣办了不少事情,虽说并没有直接损害到荒龙至尊的利益,但亲近三圣的人,会让皇极心中很不舒服。

    通天大圣八臂神猿、平海大圣青蛟、覆地大圣泰坦王,三名兽神山的主宰,一直在布置自己的势力,暗中将那些亲近荒龙至尊的人偷偷抹杀,这么多年,不知多少无辜的种族被牵连,死了无以计数的高手。

    虽说,还有螣蛇在明面上制约三圣,但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尤其最近龙尊洞的开启,更引发了他与三圣的剧烈冲突,形势不容乐观。

    swp首☆发\

    “团长,这个狐尊与平海大圣青蛟走的很近,要小心一些。”皇极传音入密道。

    看了一眼天真烂漫的小狐狸,陈奇目光闪了闪,对着狐尊笑道:“狐尊前辈,这是干什么?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这句话表达的意思很明显,陈奇并不准备承认自己的身份,揣着明白装糊涂。

    从兽神山出来的人的确要小心,万一狐尊真的与平海大圣有什么关系,他暴露身份后,或许死亡顷刻便至。

    微微皱眉,狐尊若有所思地看了陈奇一眼,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轻叹一口气道:“白虎前辈曾经叮嘱我,遇到异界来人,并与那画中金甲战神相像,便是新的主上,而且我在您身上感受到一丝熟悉的味道,难道您还不承认么?”

    那一丝印记,其实只是白虎留于陈奇身上的标记,只有接受过白虎嘱托的神兽才能发现。

    所以当发现这一丝印记之后,狐尊便彻底断定,陈奇就是她要等待之人。

    没等陈奇说话,狐尊柔声细语,继续说道:“我与平海大圣这些年虚以委蛇,暗中救了不少人,他们全都是主上您的部族后人,等有机会就带他们参拜主上。”

    “这...”陈奇心中一动,狐尊说的言辞恳切,不像谎言,而且对方若真的心存阴诡,也不会说这些话。

    “主上不必担心,您的身份,我会保密,绝不会泄露出去。”狐尊虽然心情急切,但说话总是一副慢条斯理的样子。

    “陈奇...我娘她...”小狐狸聪慧如斯,已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在她的记忆中,娘亲总是会一个人站在那画前观看良久。

    过去,小狐狸不知画中人物是谁,也因为贪玩从未关注过,今天终于明白,那竟然是亿万年前白虎老祖留下的未来人像。

    而这个人像就是现在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陈奇。

    若说不诧异,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但小狐狸还是想要告诉陈奇,自己的母亲绝对不是那种阴诡之人。

    似乎能读懂小狐狸的表情,陈奇看了她一眼,沉默了几分钟,忽然笑道:“我自然相信狐尊前辈,但我的身份很敏感,不到最后就连我自己都无法确认,一切的迷底只能等到去了兽神山才能揭晓。”

    勾陈曾与陈奇说过,到了兽魂山龙尊洞,如果能够收伏隐于其中的本源龙气,自然就会真相大白。

    除了荒龙至尊,无人能够收伏本源龙气,这也是勾陈急着让陈奇回到兽神山的原因。

    “主上放心,我天狐一族是您最忠实的部下,永远不会背叛!”狐尊轻舒一口气,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对陈奇恭敬地行了一礼。

    “嗯!”陈奇微微点头,忽然想到什么事情,转身就走:“差点忘了,任中书还在塔底,不知他把白翅城主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我要尽快打探出来。”

    话音未落,身形已消失在楼梯之下,朝着塔底飞速行去。

    狐尊三人紧随而走,几分钟后便全都来到塔底。

    被点中穴道的白翅一脸惶恐,看着气势汹汹的陈奇,心中极为忐忑,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何要对付自己。

    来到白翅身旁,陈奇恶狠狠地将他揪起来,怒道:“任中书,我给你一个活的机会,告诉我白翅的下落。”

    说着,陈奇出手解开白翅的穴道,冷冷地看着他。

    恢复说话能力的白翅猛地听到‘任中书’三个字,立即愣住了,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将自己当成了任中书?

    可一听到紧跟之后的‘白翅’,刚要张开的嘴又紧紧地闭合。

    “对方不但要找任兄,还要找我,到底是什么仇家?这是要把夏北城赶尽杀绝啊。”

    一言不发的白翅,更让陈奇恼怒,手掌一动,就要给他一个教训。

    就在这时,狐尊忽然惊呼出声道:“大人,手下留情。”

    “嗯?”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匆匆来到的狐尊,陈奇微微皱眉道:“狐尊,任中书几次三番害我,你要替他求情吗?”

    “错了错了!”狐尊啼笑皆非,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眼前之人明明就是夏北城的城主白翅,怎么就成了任中书?

    见到狐尊大人,白翅急忙呼救:“狐尊大人,救命。”

    猛地怔在原地,陈奇不明所以地问道:“什么错了?”

    “咳...”狐尊无奈地瞅了白翅一眼,苦笑道:“大人,这位就是白翅白城主啊,并非什么任中书。”

    一百零八位城主,每年都会去兽神山参拜众大圣,所以狐尊对每位城主的样子都很清楚,此时一眼便认出白翅。

    “什么?”听到狐尊的话,陈奇大吃一惊,回头看了一眼表情灰败的白翅,脸色有些古怪地问道:“你...你是白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