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爱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正文 第1195章 渐渐覆灭
    如今看来,那一掌成功了,只要极阳之力打入对方体内,便会发挥无法想象的威力。

    即使对方是王爵,也绝不好受。

    “怎么回事?”两名王爵突然脸色大变,情不自禁地退后了几步。

    原本以为那一丝炙热的气息只是普通热量而已,却没想到如此诡异,像有灵性般直直朝着体内经脉冲去。

    一路冲击,还带着毁灭的气息,两人体内仿佛被一条滚烫的水银流过,甚至血液都在缓慢地蒸发。

    “这小子有鬼!”两名王爵凄厉地喊叫,身体竟然匪夷所思地变化起来。

    首先手臂的指甲越来越长,上面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让人看去心头发寒,紧接着双眼越来越红,连带着嘴唇都几乎渗出血来。

    “要拼命了?”陈奇一惊,面对两名足比尊者实力的王爵,他虽然可以对抗,但却很吃力。

    就在这时,一声冷哼如重锤般击打在两名血族王爵的心头之上,让他们浑身一颤。

    只见草帽背着剑匣,不知从哪冒了出来,鬼阴阴地立到两人面前。

    呛!

    七柄长剑静静悬浮在草帽身前,吞吐着剑意。

    “魑魅魍魉!”草帽冷冷喝道,紧接着微微抬起头,手指一晃,七道剑光划出看似杂乱的轨迹,飞快地刺了过去。

    叮叮当当!

    两名王爵大吃一惊,拼命舞动长指甲进行抵挡,可惜剑速太快,即使全力以赴也力有不怠,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身上便出现细密的剑痕。

    血族唯一的优势便是恐怖的恢复能力,即使以草帽凭借真正尊者的实力,面对两名守望相助的王爵也只能伤敌不能灭敌。

    酒吧内倾刻间化为废墟,墙壁上剑痕密布,整座酒吧摇摇欲坠,有塌陷的危险。

    两名血族王爵的抵挡越来越吃力,原因便是体内极阳之力正在破坏气血和经脉,还是那种完全无法复原的伤势。

    陈奇的极阳血脉是血族天生的克星,让两名王爵苦不堪言。

    “诺迪!怎么办!”一位王爵心生退意,急促吼道。

    “达瑞!逃!”诺迪咬了咬牙,斗篷一扔,手掌翻动间,扔出数枚黑不溜秋的东西。

    当!当!当!当!

    黑物落到地上,蹦蹦哒哒滚到一边,然后砰一声爆出强光,紧接着浓厚的黑雾从里面涌了出来,瞬间扩散到整间酒吧里。

    一时间,酒吧内乱成一片。

    两名王爵抓住机会,猫着腰立即就要沿来路逃跑。

    只要进入地下室,里面的地道错综复杂,即刻就能逃离。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浓厚的黑雾确实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却无法挡住陈奇对极阳之血的感应。

    两名王爵的身形在黑雾中,反而像黑夜中的两盏明灯,被陈奇看的清清楚楚。

    那一丝极阳之血就像指引人前进的光亮。

    “想逃?”陈奇冷冷一笑,瞬间扑了出去。

    陈奇的身形比两名王爵更加快速,密集的拳头更如雨滴般落了下去。

    他轻轻的几步,却踏出了潜龙六重天强大的气势,配合瞬间的狂化,整个人的力量立即提升到最强状态。

    陈奇的目的就是要一击必杀!

    叠拳破!

    两名王爵慌乱中,似乎感应到一股晦涩不明的杀机和气流涌动,等到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首.发

    砰!

    第一拳结结实实打在诺迪的鼻梁骨上。

    咔嚓!

    “啊!”

    诺迪一声惨叫。

    陈奇狂化后的一拳,威力直逼尊者,配合‘见龙再田’的加成,力道提升足有一倍,即使是一名真正的尊者被如此重拳击中都有陨落的危险。

    叠拳破不但拳锋层层叠叠没有穷尽,甚至还会形成一种粘附力,让人无法挣脱。

    砰!砰!砰!

    一拳重似一拳,只要被叠拳破成功粘到,那就绝无逃脱的可能。

    “破!”

    陈奇低声厉吼,极阳之血彻底融入了内劲之中,疯狂地冲入了诺迪的体内。

    巨大的劲力气旋,将黑雾都吹散飞离。

    与诺迪并肩而退的达瑞,立即看到了这辈子见过最恐怖的一幕。

    只见诺迪的脑袋,被陈奇狂猛的拳力生生击成碎肉,紧接着诺迪的身体诡异地燃起了大火。

    砰!

    陈奇一脚踹出去,将诺迪狠狠踩入了地面。

    哔哔哔!

    汹汹大火倾刻间将诺迪烧成了焦炭,然后化成黑色的碎屑,飘散在空气之中。

    “这.....”达瑞惊呆了,一名血族王爵,堪称定海神针的存在,就这么被人生生打爆,化为灰烬?

    “啊!”达瑞由于惊恐,失声喊叫,心智几乎被完全夺走,甚至连闪到眼前的一剑都无心闪躲。

    刺啦!

    七剑连星!

    七剑汇聚成一束,将达瑞的脑袋彻底贯穿。

    即使王爵的恢复能力变态到恐怖的程度,也无法恢复脑袋被彻底击碎的伤势。

    陈奇顺势一个撤身,来到达瑞身边,屈掌成爪,狠狠一探。

    噗嗤!

    这一爪贯胸而过,捏住了他的心脏。

    此刻的达瑞还有一些意识,毕竟天赋能力摆在那里,只要不是灰飞湮灭,就有生机存在。

    “血族!从今天开始.....将会渐渐覆灭!”陈奇冷哼一声,手掌重重一握。

    噗!

    心脏被捏碎,达瑞的意识缓缓消散在虚无之中。

    酒吧内变得静悄悄,两名血族王爵的死,表示莫斯科血族势力基本上全部覆灭。

    陈奇看了眼变成废墟的酒吧,听到了地面上正在渐渐接近的警笛声,对方大通说道:“你们先离开!”

    他现在并不想与警察见面,以避免有什么麻烦。

    方大通收了斩马刀微微点头,身形朝后闪去,与血剑队员汇合后,快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你怎么还不走?”草帽低声问道。

    “我去地下看看,你也走吧!”

    草帽一言不发,背着剑匣转身走出酒吧,几个眨眼的时间便消失在陈奇视线之中。

    整个地铁站一片昏暗,酒吧的灯光都被破坏,若非陈奇视力惊人,根本看不到景物。

    踏踏踏!

    酒吧外传来大队人马来到的声音,听起来足有数十人,陈奇敏锐地察觉到,一定是警察下来了。

    警察小心翼翼地进入酒吧,却发现除了一地的尸体和废墟外,没有任何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