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爱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佣兵 > 正文 第981章 被困洞室
    高晨宇立即醒觉,点了点头,随时准备出手。

    陈奇忽然一叉腰,像泼妇骂街一样叫道:“喂!我说,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只敢躲在暗处吹牛比吗?有种出来和小爷过上几招。”

    四周静悄悄的,没了声音。

    陈奇竖起耳朵听了半天,只能听到一阵沙沙的轻微响动。

    “老怪物,是不是怕了?小爷可以让你一只手!”陈奇伸出手臂,遥遥一指。

    “哼!伶牙俐齿的小鬼,先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小宝贝的威力。”

    怪人话音未落,墙壁的孔洞中,呼一声飞出大片的黑雾。

    “什么东西?”陈奇一直凝神注意这种沙沙的声音,看到这一幕,立即警惕地摆开了架势。

    “是蛊虫,陈兄小心。”高晨宇惊呼一声,手腕一抖,剑光倾洒,布下一道寒光帘幕。

    “涮涮涮!”

    蛊虫发出诡异的声音,将两人团团围绕。

    “吱吱吱!”无数蛊虫大军,见缝就钻,只要不小心露出破绽就会被侵入体内。

    陈奇双拳微握,两脚重重踩踏地面,身上一股沛然莫御的劲力霎时激发出来,形成了猛烈地飓风,将黑色的微小虫子全部绞杀。

    高晨宇剑光乍隐乍现,每一抹剑气便会让蛊虫消散一大片。

    蛊虫绵绵不绝,不停从墙缝中钻出来,袭击足足持续数分钟。

    这些蛊虫似乎很廉价,而威力也十分有限,对二人完全没有威胁。

    陈奇一直在感应敌人的方位,可惜对方放出蛊虫后便像是消失了一般,没有一点动静。

    高晨宇看了陈奇一眼:“有点不对劲。”

    陈奇皱着眉慢慢朝前走去,缓缓说道:“此人藏头露尾不敢出现,要不是有事缠身,就是在拖延时间,我们要尽快找到他,否则很可能被彻底困在这里。”

    陈奇话音未落便扑了出去,阴暗的角落里有一道石门。

    他脚尖刚落地,双腿便弹起,凶狠地飞出一脚踹到门上。

    “咚!”

    以他的脚力,就算一块铁疙瘩也会被踢个粉碎。

    可惜,石门震颤过后,山洞簌簌落下一片片的尘土,除了表面被踢出一个大洞外,并没有发生其它可喜的事情。

    “陈兄别白费力气了,这种石门厚度足有十数米开外,与山壁结合紧密,靠蛮力是打不开的。”高晨宇来到门前,手掌抚摸,仔细观察周围的布置,淡淡说道。

    他对各种阵法和机关研究透彻,一眼便看出关键所在,这是死门,如果靠蛮力去破坏,很可能会引发更危险的机关。

    而这种死门又可以转换成生门之一,如果知道正确的打开方式,却也是逃生的通道。

    “那怎么办?”陈奇沉声问道,他对机关一窍不通,只能靠高晨宇了。

    高晨宇再次环视洞内,犹豫道:“此地看似死局,却必有生路,或许解开后就能直接到达药王宗也说不定呢。”

    “嘿嘿嘿嘿.....”诡异的笑声又出现了,声音依然飘渺虚无,让人抓不住方位。

    “小娃子,不要白费心机了,乖乖等死吧。”

    “哼!老妖怪,少自以为是了,等我们出去必把你抽筋剥皮。”陈奇怒声道。

    老怪物只用言语刺激,却根本不现身,把陈奇气的牙根痒痒。

    “哼!就让你们继续嘴硬片刻吧。”声音又消失了。

    陈奇低声和高晨宇说道:“高兄,这老怪物一定在拖延时间,恐怕真的在密谋什么事情。”

    高晨宇皱着眉头蹲到了地上,伸出手指轻轻刻划着。

    陈奇知道他在演算阵法,不由提高警惕在一旁护卫。

    让两人没想到的是,山洞隔壁数十米处,竟然别有洞天。

    三个蓬头乱发的人影被绑在柱子上,一个头发绿幽幽的丑陋男子正托起手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掌心,喃喃自语:“就快破茧啦,嘿嘿嘿嘿,于长老,噬心蛊的味道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我呸!老妖怪,你快放了我们,否则我师傅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一个冷冽的女声怒骂。

    老妖怪不以为意,淡淡说道:“你师父?嘿嘿,若是能把她也抓来,师徒二人一起伺候老夫,味道一定不错呢。”

    “无耻之徒!”女子胸膛剧烈起伏。

    老怪物一边说一边回头看了眼躺在石床上一动不动的老者,眼里满满的贪婪和兴奋。

    这时,被绑在柱子上的另一位老者缓缓抬起了头:“石厄,你就算控制了于长老,也未必能进入药王宗,到时候面对整个联盟的追杀,难道还有活路吗?”

    石厄瞪大了眼睛叫道:“少废话,等我彻底掌控药王宗,就先把你们破极剑派毁掉,男的弄成傀儡,女的变成性奴,哈哈哈,到时候是谁没有活路?”

    “你!”老者怒极。

    “师父,别理他,他疯了。”石柱中央的年轻人恨恨出声。

    年轻人赫然便是高海剑,而与石厄对话之人正是他的师父,破极剑派掌门破极尊者。

    另一名女子,自然就是莫都千雨。

    此刻的莫都千雨衣衫褴褛,身上多处伤痕,小脸煞白煞白,只见她咬着嘴唇,看向石厄的眼神充满了愤恨之意。

    石厄移目注视着莫都千雨,邪邪笑道:“小丫头,等我搞定了于长老,就当着你小情郎的面,让你尝尝情蛊的味道,保证让你欲死欲死,哈哈。”

    “呸!”莫都千雨狠狠啐了一口。

    高海剑目露凶光:“混蛋!石老怪,你要是敢碰表妹一根寒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行了!行了!少他么废话,你能变成鬼再说吧。”石厄不屑地撇了高海剑一眼,然后不再搭理他们,捧着手中黑红色的蛊虫缓缓移到了石床旁边。

    于长老被制住穴道,全身不能动弹,只剩眼珠子转来转去,闪烁着愤怒和屈辱。

    “老于啊,咱俩也算相交多年,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石厄嘻嘻一笑,甩了甩蓬松的头发,甚至还甩出一些小虫子。

    $…更-新jm最(快x上c/

    “呃...”于长老脸上青筋暴凸,恨不得把石厄生吞活剥,抽其筋,喝其血。